湖北30选5走势图带连线|湖北30选5 500期走势图
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法治 > 正文

顧雛軍案終審:刑期十年改為五年,可申請國家賠償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陳惟杉 | 整理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4月10日9時30分,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公開宣判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再審一案。

最高人民法院法判決撤銷原判對顧雛軍犯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挪用資金罪的量刑部分,對顧雛軍犯挪用資金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此為終審判決。

換句話說,顧雛軍三項罪名中的兩項(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撤銷,對挪用資金罪的量刑由有期徒刑八年改判為有期徒刑五年。

《中國經濟周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網實錄、最高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就顧雛軍等再審一案答記者問等內容梳理出重點。

庭審現場(圖片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網  胥立鑫 攝)

庭審現場(圖片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網 胥立鑫 攝)

終審判決結果

一、撤銷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粵高法刑二終字第101號刑事裁定和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佛刑二初字第65號刑事判決第一項對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犯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犯挪用資金罪的量刑部分;第二項對原審被告人姜寶軍的定罪量刑部分;第三項對原審被告人張宏犯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第四項至第八項對原審被告人劉義忠、嚴友松、張細漢、晏果茹、劉科的定罪量刑部分。

二、維持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佛刑二初字第65號刑事判決第一項對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犯挪用資金罪的定罪部分;第三項對原審被告人張宏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的定罪量刑部分。

三、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已執行完畢)

四、原審被告人姜寶軍無罪。

五、原審被告人劉義忠無罪。

六、原審被告人張細漢無罪。

七、原審被告人嚴友松無罪。

八、原審被告人晏果茹無罪。

九、原審被告人劉科無罪。

為何顧雛軍等人的行為不構成虛報注冊資本罪?

本案中,原審認定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等人在申請順德格林柯爾變更登記過程中,使用虛假證明文件以6.6億元不實貨幣置換無形資產出資的事實存在,但不認為是犯罪的理由是:

1.本案偵查期間,法律對無形資產在注冊資本中所占比例的限制性規定已經發生重大改變。2005年修訂的公司法將無形資產在注冊資本中所占比例的上限由原來的20%提高到70%,使本案以不實貨幣置換的超出法定上限的無形資產所占比例由原來的55%降低至5%。可見,本案原審審理時,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違法性和社會危害性已明顯降低。

2.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與當地政府支持順德格林柯爾違規設立登記有關。由于當地政府的不當支持,使順德格林柯爾在手續不完善的情況下完成了設立登記和年檢。其后,顧雛軍等人為完善設立登記手續,調整無形資產出資比例,在申請該公司變更登記過程中實施了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

3.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的行為,并未減少順德格林柯爾的資本總額。在以虛報注冊資本的方式完成變更登記后,顧雛軍作為順德格林柯爾的股東,將以不實貨幣置換的6.6億元無形資產出資轉為資本公積金繼續留在公司中,沒有使公司的資本總額減少。

為何顧雛軍等人的行為不構成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最高法綜合評判認為:

1.科龍電器在2002年至2004年間實施了虛增利潤并將其編入財務會計報告予以披露的行為。

2.原審認定科龍電器提供虛假財務會計報告的行為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參照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2001年《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是指“造成股東或者其他人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或者“致使股票被取消上市資格或者交易被迫停牌的”情形。但是,在案證據不足以證實本案已達到上述標準:

1.在案證據不足以證實本案存在“造成股東或者其他人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情形。

2.本案不存在“致使股票被取消上市資格或者交易被迫停牌的”情形。

3.原審以股價連續三天下跌為由認定已造成“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后果,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最高法經再審查明,根據深交所2005年5月的股市交易數據,科龍電器股價自停牌當日起確實出現了連續三天下跌的情況,但跌幅與三天前相比并無明顯差異,而且從第四天起即開始回升,至第八天時已漲超停牌日。

顧雛軍等人的行為為何構成挪用資金罪?

對于顧雛軍、張宏挪用科龍電器和江西科龍2.9億元:

最高法再審認為,原審認定顧雛軍、張宏挪用科龍電器和江西科龍2.9億元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已構成挪用資金罪。主要理由是:

1.顧雛軍作為科龍電器董事長,指使下屬違規挪用科龍電器和江西科龍的2.9億元資金;張宏作為江西科龍董事長兼總裁,接受顧雛軍指使,違規將涉案2.9億元轉出使用,符合刑法規定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的情形。

2.涉案2.9億元被違規轉出后,在顧雛軍、張宏專門開設的臨時銀行賬戶間連續劃轉,資金流向清晰,且未混入其他往來資金,最終被轉入揚州格林柯爾的驗資賬戶,作為顧雛軍注冊成立揚州格林柯爾的個人出資。涉案資金的實際使用人是顧雛軍個人,屬于刑法規定的“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

3.顧雛軍指使張宏挪用2.9億元資金歸個人用于公司注冊,是顧雛軍為收購上市公司揚州亞星客車作準備,屬于挪用資金進行營利活動,符合刑法關于挪用資金“雖未超過三個月,但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規定,且挪用數額巨大。

對于顧雛軍、姜寶軍挪用揚州亞星客車6300萬元:

原審被告人姜寶軍未經揚州亞星客車董事會討論決定,擅自將揚州亞星客車6300萬元挪用給揚州格林柯爾的事實存在,但原審認定原審被告人顧雛軍指使姜寶軍挪用資金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且無證據證實姜寶軍在挪用資金過程中謀取了個人利益。故原審認定顧雛軍、姜寶軍挪用揚州亞星客車6300萬元的行為構成挪用資金罪,屬于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應依法予以糾正。

再審改判后,可申請國家賠償

最高法有關負責人還介紹說,依照法律規定,被錯誤追究刑事責任的人可以申請國家賠償。本案中,被改判無罪的姜寶軍、劉義忠、張細漢、嚴有松、晏果茹、劉科均可以申請國家賠償,因部分罪名被改判無罪導致服刑期限超過改判刑期的顧雛軍也可申請賠償。如上述人員提出申請,相關賠償程序將依法及時啟動。

原審判決對顧雛軍等人還分別判處了數額不等的罰金刑。本案再審判決生效后,有關部門將依法把已經執行的罰金返還顧雛軍等人以及劉義忠的親屬。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湖北30选5走势图带连线 赛车冠军走势图怎么看 欧赔主要看哪几家博彩公司 海南彩票走势图表 太湖字谜汇总每天更新 二十一点荷官发牌步骤 吉林快三怎么网上购买 双色球买7+1多少钱 篮彩大小分是什么意思 那有中超直播 福利彩票辽宁35选7